今日留言:19
今日回复:1
查阅更多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平昌县:自来水管为啥能看不能用来源:问政四川  2020-09-09 12:58 

小学厨房装了两根水管,左边一根接7社蓄水池,右边一根为自来水管。

扫一扫,登录川报观察,了解详情。

【一份期盼】

为了能用上自来水,去年5月天井社区183户居民在享受政府补贴的基础上,自愿缴纳了每户1800元的自来水设备安装费,但其中54户居民及1所小学安装设施后,仍用不上自来水

【一道指令】

原计划供水工程3年内完成,但天井社区7社以下的项目突然被要求提前到去年内必须完成,此时按规划施工根本来不及。为了赶工期,施工队没有按照规划施工,水管建好后,因为水压达不到等原因,部分居民无法用上水

【一年等待】

居民多次联系自来水经营方平昌泓源水务集团和政府水务部门,反映水管不出水的问题。水务部门和泓源水务集团的回复都是“马上派人解决”,但一年过去了,一直拖而不决

近日,有网友通过四川在线问政四川平台和川报观察民情热线求助通道反映:去年5月,平昌县白衣镇天井社区参与城乡一体化供水工程,大家踊跃报名交费,但截至目前,管道建成一年多后,仍有54户居民家中的自来水管没来水。居民多次向相关部门反映,却久久未能解决。

问题究竟出在哪里?什么时候才能让这些居民家的自来水管道通上水?四川日报·川报观察民情热线(028-86968696)记者进行了实地走访调查。

四川在线记者钟帆文/图

居民的无奈

自来水管不出水,古井枯竭,部分村民用堰塘水煮饭

去年铺设自来水管道时,天井社区还叫天井村,但无论名字如何变化,饮水问题久久困扰着居住在山腰的5、6、7社部分村民。

据该社区党支部书记易云阳介绍,去年5月,作为当地条件较好的村,天井村在全县的统一安排下,实施供水工程,“政府补贴1700元/户,居民缴纳1800元/户。”

能用上自来水,可把大半辈子居住在山上的居民高兴坏了。很快,就有183户居民在享受政府补贴的基础上,自愿缴纳了每户1800元的自来水设备安装费。“入户的自来水管道一个多月就安好了,但水只来了半个月就停了。”6社居民王安体说,除他家以外,还有53户居民及1所小学安装设施后,仍用不上自来水。

“原本我们社还有口古井,去年想扩建下,解决临时用水,但井水竟然下沉了,古井也没水了。”王安体说。

无奈之下,王安体和6社的其他居民只能从堰塘里牵根管子引水煮饭。堰塘距离村民居所较远,周围杂草丛生,饮水质量很难保证,比如曾经在堰塘里发现过死猫,都泡腐烂了,才有人看到。

7社的居民略好点,他们为解决吃水问题,建有一个蓄水池,收集山泉水。坐落在半山腰的天井村小学学生的用水,就来自于7社的蓄水池,“遇上下雨天,放出来的水很浑,所以我们每天都会接上一大缸,沉淀过后再使用。”该小学的老师孙淑兴介绍,但小孩子们长期食用未经过滤过的水,老师们还是很不放心。

一晃眼,一年多过去了,到了今年8月底9月初,王安体等居民也没能等来干净的自来水。

变更的施工

项目突然被要求提前到去年内完成,为抢工期未按规划施工

天井社区54户居民的自来水供应究竟卡在哪里?

“按照规划,天井社区5、6、7社的这些居民家,最初不在现在这根自下而上的水管覆盖范围内。”自来水经营方平昌泓源水务集团白衣片区负责人王磊介绍,天井社区坐落在一座落差700米左右的山上,按规划,要解决天井村的自来水供水问题,需要建设上、下两根自来水供水主线管道,其中下面的自来水管道从山下往上铺设,水压阀设在山脚下的磴子河桥边,供水范围为距离水压阀高差400米以下的地方,“因为水压等原因,下面这根供水管道超过400米就供不上水。”王磊说。

而根据测算,天井社区5、6、7社部分居民超过了下面管道的400米规划供水范围,7社在高差450米左右的位置。他们的自来水,应该是通过自上而下的那条主线管道供应。

但这一规划却并没能严格实施,下面的供水管道直接延伸到了7社。

王磊表示,这与工期突然缩短有关。原计划这一工程3年内完成,但天井社区7社以下的项目突然被要求提前到去年内必须完成,此时从上面建供水管道时间根本来不及。为了赶工期,同时抱着“也有可能供上水”的侥幸心理,想着大不了加压供水,施工队在去年将下面的供水管道直接延伸到了5、6、7社,并提前给这3个社的居民全部安装好了入户的自来水管设备。但这个未按规划施工的情况,该水务公司并未向平昌县水利局汇报。

工期为何突然提前?该水务公司另一名工作人员介绍,按照平昌县政府的要求,全县城乡一体化供水工程的大部分项目需在去年内完成。为达到“大部分”的要求,5、6、7社所涉及的建设项目按此施工进度安排提前到了去年,“按正常情况施工,这样的工程建成一般需要2~3年。”该工作人员说。据平昌县饮水安全局局长冯仲介绍,县政府确有要求城乡一体化供水工程需在去年基本建成。

自来水管建好后,也曾加压供水一段时间,但负责该段项目的施工人员发现水压高了会爆管,因此又进行了减压操作,5、6、7社的几十户居民从此停了水。

迟来的解决

村民多次反映,都被回复“马上派人解决”,记者采访后村民用上自来水

对自来水管网修建过程中的这一系列调整,记者采访的居民们并不清楚,他们只是日复一日地期盼着能够早日用上自来水。

为此,居民们多次联系自来水经营方平昌泓源水务集团和政府水务部门,反映水管不出水的问题。水务部门和泓源水务集团的回复都是“马上派人解决”,但一年过去了,一直是拖而不决。

“今年年初,说是疫情期间,我们也很理解。”但王安体没想到,这一拖就到了9月。胡大爷家里堆起小山一样高的矿泉水空瓶,建在他家的6个水表落了一层灰,水表指针始终没跳转过。有位阿婆直言:“来水,怕是来眼泪水哦!”

相关部门真的无所行动吗?平昌泓源水务集团党委副书记石静说,为了彻底解决村民们的饮水问题,该水务公司从去年9月起,开始推进从上及下的供水管道建设,该管道通过在附近的西兴镇皇家山新修1座加压泵站,从西兴镇的五童村引水到天井村所在山的山顶,“然后,从山顶往下建管道。”但引水沿线的五童村、禅林村、蒿坪村甚至天井村7社以上的村社原来都没有建自来水管,水务公司只能逐村修建自来水管道,因此耗时较长,直到今年6月30日,天井村8、9社的相关工程才全面完工。但对于这一具体的解决办法,接受采访的村民再次表示并不知情。他们眼看着比自己家海拔还高的地方都用上了自来水,5、6、7社未通水的村民更加着急。

从6月底到9月初又是2个月过去了,已经修建到8、9社的管道,为何还是没能延伸到5、6、7社呢?

王磊说,因该村一户村民建房的建材占了公路,导致这条主管道无法通过,因此又延缓了工期,不过这个问题似乎并不难解决,而在记者采访此事后,建材得到清理,仅2天时间,天井村的新供水主管已经从蒿坪村延伸到了5、6、7社,这54户居民终于又用上了自来水。

【专家点评】

为民办事更要实事求是地干

平昌县一个解决老百姓吃水难题的民生工程为何惹来民怨?

多位专家认为,这件事的结果,提醒基层工作者,为民办事,推进民生工程,更需要实事求是。

“一定要客观认识到工作的进度和能力范围,不能违背科学规律。”四川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史江说,以此事件为例,“超前完成了这些工程,等于说给了群众一个希望,却又不能完成正常供水,反而让一件好事出现了恶劣影响。”

四川农业大学经济学院院长蒋远胜,曾多次到过平昌县,也了解到该县一些深丘地区确实存在缺水问题。在他看来,平昌县当前正在推进的城乡一体化供水工程前期调研可能不太充分,低估了项目实施难度和成本费用,“从全省来看,当前的趋势确实是城乡一体化供水,但也应分条件实施,量力而行。”蒋远胜建议,如果村庄确实离城镇较远且海拔过高,用水问题或许采取其他方式解决更为妥当。

还有专家认为,当地政府急切为民办实事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但如果在不做充分调查的情况下,不顾科学进度,想当然提速,不管地理条件,一厢情愿地建设,这不是办实事,这是一种浪费,也暗藏着形式主义的影子,村民们期盼的是能解决吃水难题,不是建一套只能看不能用的管网。

此外,史江认为,关乎老百姓切身利益的问题,宣传解释绝不能敷衍了事,“大多数老百姓还是讲道理的,即便村里住的都是老人,他们或许听不明白工程建设的细节,但延期的原因以及完成时限,他们是能理解记住的。”史江说,如果只是重复“马上派人解决”,却不给完成期限,很容易产生“狼来了”效应,造成做解释的相关单位和部门失去公信力。

史江建议,若再发生类似事件,属地政府相关领导和工程监管部门应当在了解清楚事件原委的情况下,和施工单位一起,将涉及的村民逐户召集起来,说明事件解决进展并给出完成时限,“如果能将相关资料整理后,印制成册发放到每户人家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