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留言:0
今日回复:0
四川省 » 攀枝花 » 市长虞平 » 求父母官救救老百姓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拆迁 求助】求父母官救救老百姓网友:匿名网友  2020-05-21 13:33 待回复

尊敬的虞平市长您好:我是四川攀枝花市西区文化岛的撤迁户,2013年,我们的门面房被政府撤迁了,并给我们签了协议,星瑞广场首批门面我们有优先选择的权利,可是2018年星瑞广场开盘后,由于地段是黄金地段,很抢手,西区城乡建设局就违约了,不仅不按合同执行,还想把偏僻的蓝湖c区门面强压给我们,为此事,当时还上了腾讯新闻,我们找了多方政府部门,最后在政府的帮助下,西区城乡建设局才给我们签了(原位陪赏)协议,但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签后不久,我就查出得了癌症,我是个单亲妈妈,上有83老妈,瘫痪了,我是独女,老妈就我一个女儿,还多病,下有六岁儿子,我身患重病当时为了救命,把住房卖了十几万,和找亲朋借了很多外债,勉强住上院,现虽出院,但是由于再无钱治疗,早已放弃治疗了,我双脚由于放化疗副作用伤了神经,目前坐轮椅,生活不能自理,虽然政府发的过渡费,但是我由于生活不能自理,走不了路,得需要人照顾,过渡费,别说治病,老妈也多病,有时遇到特殊情况,没准时发一月两月没发,护理跑了,我由于不能自理,我家是菜没人也没钱买了,我屎尿也没人倒了,由于生病卖了住房,交不起房租,房东也多次上门来撵我们,住建局没准时发钱,我们一家老弱病残别说治病,都要沦落街头了,我找到民政和社区又说我有过渡费,不属于困难户,孩子六岁上学要接送,都没人管了,我哭起八方求救,这社会,没钱谁回帮我?这一老一小咋办哦,过渡费无力支撑这一切了,那种绝境连死的心都有了,,所以我找到西区城乡建设局协商多次,希望政府已现金赔赏的方式赔给我,我的病还需治疗,老妈目前吐血也只有等死,孩子也要用钱一直没有结果,前段时间,城乡建设局给我来电说可以给我解决,前提是撤迁门面,评估公司无法评估,还是叫我在蓝湖c区选一门面,让评估公司评估后赔给我,最后我找到一家法律认可是有资质的评估公司,说可以给撤迁门面评估,但是城乡建设局不同意,没了下文,几年前就想把我们整到商业价值大缩水的c区,现在我病了,一家老弱病残等钱救命,又想把我弄到c区?我实在没法接受,我双脚神经受损,已失去劳动力了,不求政府多賠,起码公正公平的赔给我,好救命啊。!实在无奈我尊敬的住房城乡建设厅领导您们好:我是四川攀枝花市西区文化岛的撤迁户,2013年,我们的门面房被政府撤迁了,并给我们签了协议,星瑞广场首批门面我们有优先选择的权利,可是2018年星瑞广场开盘后,由于地段是黄金地段,很抢手,西区城乡建设局就违约了,不仅不按合同执行,还想把偏僻的蓝湖c区门面强压给我们,为此事,当时还上了腾讯新闻,我们找了多方政府部门,最后在政府的帮助下,西区城乡建设局才给我们签了(原位陪赏)协议,但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签后不久,我就查出得了癌症,我是个单亲妈妈,上有83老妈,瘫痪了,我是独女,老妈就我一个女儿,还多病,下有六岁儿子,我身患重病当时为了救命,把住房卖了十几万,和找亲朋借了很多外债,勉强住上院,现虽出院,但是由于再无钱治疗,早已放弃治疗了,我双脚由于放化疗副作用伤了神经,目前坐轮椅,生活不能自理,虽然政府发的过渡费已无力支撑这一切了,所以我找到西区城乡建设局协商多次,希望政府已现金赔赏的方式赔给我,我的病还需治疗,老妈目前吐血也只有等死,一直没有结果,前段时间,城乡建设局给我来电说可以给我解决,前提是撤迁门面,评估公司无法评估,还是叫我在蓝湖c区选一门面,让评估公司评估后赔给我,最后我找到一家法律认可是有资质的评估公司,说可以给撤迁门面评估,但是城乡建设局不同意,没了下文,这种做饭实在是太不公平,几年前就想把c我们整到商业价值大缩水的c区,现在我病了,一家老弱病残等钱救命,又想把我弄到c区?这做法实在是欺负人,趁人之危了,我实在没法接受,我双脚神经受损,已失去劳动力了,不求政府多賠,起码公正公平的赔给我,好救命啊。!实在无奈我只有求助老百姓的父母官,住房城乡建设厅领导,替我们老百姓做主,救救我全家吧!给您们磕头,谢谢了!我上传当时此事上腾讯新闻的图片,望领导明查,现在又把我一个病只有求助老百姓的父母官,虞平市长大人,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愿虞平市长党和政府,替我们老百姓做主,救救我全家老弱病残吧!给您们磕头,谢谢了!,望领导明查,

同领域留言更多>>

同类别留言更多>>